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强决斗王 十七章 小尾巴

时间:2020-01-17 01:07: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强决斗王 十七章 小尾巴

[]

“警惕性这么差真的好吗。じ.じ”

忽的,一道独特的女性嗓音在红发少女身后响起,莉莉丝被这声音吓的狠狠打了个寒颤,她双手猛的前伸想要扒住桌子把自己拉起来,却忘了先从桌沿上挪开腿,虽然她身体的柔韧性很好这样也不会扭伤……但此刻正被她扒拉住的那张桌子可并不是钉在地上的,承受不住少女的大力拉扯,桌子另一边的两条腿迅速离开了地面,带着它的支撑面――一块厚实的木板,生猛的砸上了莉莉丝的脸。

“砰!”

“呜嗯!”被正面击中鼻梁的感觉实在是太**了,莉莉丝痛的只能发出一小声呜咽,然后又悲剧的被那张翻转的桌子给压躺到了地上。

“……”李白此时的右手正以手背朝上的姿势在半空中虚握着,一把具有黄金握柄和剑格的锋利长剑在正在她的控制下由虚影向实体转变,她语的看着正在和桌子做殊死搏斗的红毛少女,嘴角忍不住有点扭曲。

看到事态的发展超出自己的预期数倍,李白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来增强自己拷问的决心。

“起来。”她拿剑尖敲了敲桌子底部,“不要以为靠装疯卖傻就能让我放过你。”

被压在桌底下的少女闻言停了1秒不到,然后开始了加剧烈的挣扎,那张桌子是实木结构,很沉,莉莉丝因为焦急的原因一时间居然法从它下面挣脱出来,魔法使孱弱的力气让她每次只能撑起桌面一瞬间,这点时间显然不足以让她立刻挣脱。

(……这蠢货和我刚才看到的精英决斗者是同一个人?)

李白等了好一会后终于不耐烦了,反手握剑一撩,剑锋像切黄油一样从正中间划开了厚实的桌子,把它变成了两半。

“……你是谁。”失去了重物的负荷,莉莉丝飞速一翻从地上爬了起来,后退了近十来步,一面轻轻喘息调理身体,一面眯起双眼,想要仔细的看看这位戏耍了自己的不速之客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这一看,她便再也法移开视线。

那是个白发红瞳的女人,一身劣质的铁皮盔甲,手里提着一把华丽长剑,同样也在看她。

莉莉丝可不是普通人,在双眼附上魔力之后,她可以清晰的透过对方的表象察觉到一些深层次的东西,这次也不意外。

但她绝想不到,在这么做的个瞬间,她的意识会失去控制,完成为对方手中的棋子。

卡牌具现化的能力可不仅仅能用在装备魔法上。

看着面前已经完呆滞的少女,李白的红瞳中闪过一丝不忍,但是这份情绪很被她压了下去,步走到莉莉丝面前,开始提问。

“你真实的姓名是什么。”

“莉莉丝?威斯特法伦。”红发少女看起来彻底失去了自我,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来自何处。”顿了顿,李白又多加了一句:“如果有,是谁派你来的。”

“第七圣界,迈拉松。”莉莉丝呆呆的说:“派我来到现世的是奥法评议会。”

第七圣界!?这家伙居然和妮特一样也是从圣界过来的吗?李白瞪大了眼睛,这个答案是她所没想到的……她猜测过对方的来历,从蝴蝶效应的原住民到和自己一样的穿越者都有,偏偏就是没有异次元来客这一项。

“你的目的……不,他们派你来到现世的目的是什么。”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李白对于莉莉丝的目的好奇了。

第七圣界的院势力迈拉松,第六圣界的魔都势力恩底弥翁,这两支同属魔法使一脉的人却是敌对关系,在了解到所谓的第七圣界后,李白理所当然将它和相邻的第六圣界恩底弥翁联系了起来,院和魔都在她的记忆里本来就不对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魔导的神判”就是为了抗击恩底弥翁而研发的。在她看来这种能把本家名字冠到一界之上的丧病组织怎么也不应该对现世的什么东西有兴趣才对……他们和恩底弥翁的战争难道已经分出了胜负?

“目的是……是……”被问及自己的核心使命,红发女孩原本板着的脸开始浮现挣扎的表情,她龇着牙,身体在不住的颤抖。

“寻找……预言……打破镜子……黄昏和铁蹄……阻止假象……牺牲……混沌……”

“行了!够了!”李白迅速打断了莉莉丝那断断续续的诉说,不是她不想再知道的多,而是害怕这样下去对方会直接死掉――每发一个音节,莉莉丝的嘴唇、眼眶、鼻孔和耳洞中都会涌出大量的鲜血,这种骇人听闻的景象在一开始把她吓到了,否则她肯定会早让对方停止。

(到底怎么回事……这明显是被下了封印,而且还是和生命连在一起的那种……她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居然要用到这种手段来防止泄密!)

没有得到李白的指使,莉莉丝依然保持着笔直站立的姿势,但她的眼皮已经半垂了下来,鲜血顺着她的脖子和下巴滑落,侵湿了那件白大衣,血液的红在白底的衬托下分外刺眼,看的李白眉头紧皱。

这副模样,再继续问下去恐怕真的会出人命,看来她这次的疑惑是法得到完整的解答了。

那就结束吧。

“呜!”念头刚起,李白猛的一弯腰,伸手捂住嘴,然后她眼疾手,用另一只左手捞住了直挺挺向她倒来的红发少女。

莉莉丝已经昏了过去,那种透支和失血量对于她这种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显然太沉重了,失去了李白的控制,她的身体自发开了保护机制,陷入了深度昏迷。

“不管怎样,好歹是知道了她的身份。”看着自己右手掌心中同样殷红的液体,李白有些虚弱的呼了口气,“不算白付吧……应该。”

“洗脑……”

莉莉丝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小床上。

入目所及是一件有些狭小的房间,没有户,她尝试着想要坐起身子,却被身上下传来的疼痛感刺激的猛的倒吸一口冷气,手忙脚乱想要抓住什么,反倒不当心碰掉了床头的一只公仔玩偶……那是一只制作的和光道猎犬雷光很相似的绒布玩偶,摔落在没有地毯铺着的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红毛少女眨眨眼,迅速倒回床上闭上了眼睛;没一会,门开了,李白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玩偶,嘴角一弯。

“不想喝的话,我可就直接端走倒掉了。”

“……你到底是谁。”明白自己伪装被识破的少女重睁开了眼睛,不过这次她没有再作死试图坐起来,“我身体的创伤应该是被触发了誓言所导致的,这说明你在我失去意识之后对我使用了类似心灵操纵的手段。”

“哦。”李白将汤放到床头柜,弯下身将玩偶捡了起来,半举在空中,静静的盯着它看,“所以呢。”

“所以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再去喝你给我的这碗汤吗!”莉莉丝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导致她现在虚弱比的罪魁祸首,恨不得用眼神把她杀掉,“你已经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了吧?还假惺惺的来安慰我干什么,为什么不干脆点杀了我!”

“我要是假惺惺,你肯定早就被你所谓的誓言杀死了。”鄙视的撇了少女一眼,李白将玩偶塞到她的枕头边放好,“我承认,我为了能够速、直接的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对你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而且我也不会为此道歉……”

“你这个混蛋!”莉莉丝加愤怒了,那对青色眸子里的怒火满的都溢了出来,她甚至还尝试了下再度坐起身子,不过失败了。

“但是我的本意并非是想和你为敌。”李白按住她打算去拿枕边玩偶的手,“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么一回事而已,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放手!”

“啊嗯!”被李白用力一捏手腕,莉莉丝被迫松开了绒布玩偶,转而抱着自己的小爪子痛呼起来。

“多亏了这小家伙我才治好了失眠的毛病……你以为我会任由你拿它当武器来砸我吗。”面对那愤怒中夹杂委屈的眼神,李白丝毫不为所动,“我在这里正式警告你,给我听好了:,只要你不干扰我打算要做的事,我才不会去瞎操心你的使命究竟是什么;第二,救你让你睡在这是出于补偿心理没错,但是你调养好就得给我滚!不要以为迈拉松很厉害……没有神判的魔导院还没资格威胁我!第三……也是重要的一点,我还不屑于骗你这么个小屁孩儿!”

一口气说完,她端起那碗汤,喝了一口,拿起了雷光玩偶转身就走。

“……”走到门前,她又折了回来,把玩偶塞回了原来的位置。

“敢弄坏它我就杀了你!”给呆躺在床上的莉莉丝送去一个凶恶的眼神,李白重重甩上了卧室门。

(真是个没教养的女人!)莉莉丝抓住玩偶,刚想将它砸到门上去,却被自己小腹处发出的一阵咕咕声闹的涨红了脸。

仔细想想的话,那女人说的好像也没错……她现在还活着就是有力的证明,这说明对方并没有从她这里得到确切的使命信息,至少没有完得到,而光想靠那段预言去推测的话显然是不靠谱的。

这么想着,莉莉丝觉得自己再这样生气也是白,索性抱着那只小白狗,将手伸向了床头柜上的汤碗。

晚上十点多一点,李白才再次推开了卧室门,汤碗已经空了,莉莉丝抱着她的绒布玩偶,睡的正香。

怎么感觉像是养了只宠物……李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疼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这个小麻烦,北方分校的人明天就要离开了,这孩子的伤势没有个把月显然是康复不了的,她要怎么和对方交代自己的学生会在核心校区突然失踪呢,这种事一旦闹起来就算有鲛岛的庇护也没用,她搞不好会被直接曝光出来。

“真是麻烦啊……早知道就把那个问题换成其他的了!”一脸摒弃的上前给少女掖好被子,李白又走到床位的衣柜跟前,从里面掏出了另一床被子,既然自己卧室的床被霸占了,她只好换到别的地方去睡。

北方分校的校长伯格斯先生倒是一点都不焦急,他自己为是的将莉莉丝的失踪当做对方决定离开自己了,所以他丝毫不担心对方的安危,晚上的酒宴拖着鲛岛校长喝的醉醺醺才回房休息,只不过李白现在对这一点一所知。

第二天一早李白就起来了,穿戴好斗篷后,她抛下还在梦乡中的某人去找了鲛岛。

“什么?他们已经走了?”得知北方分校所有人马在半小时前刚刚离开的消息后她大吃一惊,“他们就不在乎那个尖子生吗?我是说那个叫莉莉丝?威斯特法伦的女孩?论是才能还是卡组都应该很珍贵吧!”

“我不知道啊。”鲛岛摊开手,一脸茫然,“我没怎么注意,我以为那女孩已经被他们提前送上船了,而且伯格斯走的时候也没提她。”

“……等等。”李白顿时就不淡定了,“请将他从昨天到现在的所有表现都告诉我。”似乎是害怕鲛岛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她又郑重其事

的补充了一句:“这很重要!”

……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李白显的有有些浑浑噩噩的,她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可以如此潇洒的将这么个天才苗子丢在这自己跑了?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北方分校的人没有带我走,甚至提都没提我的存在。”莉莉丝斜靠在床上,正在咯吱咯吱的啃着苹果。

她看着坐在床边上心不在焉摆弄玩偶的李白,心头一阵暗爽――你也有纠结的时候啊!

“那么大个苹果都堵不住你的嘴。”李白懒得理她,没好气的冲了她一句。

“我来告诉你真相吧……事实就是原本我加入北方分校就是有条件的,在将我带到这座岛之后我和伯格斯的条约就正式终止了,那时的我已经是自由身,他估计是以为我打算留在核心校区所以才没有再问吧,反正你所担心的事情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发生――那些们肯定以为我跟着那艘船回北边了,而北边又以为我留在了核心校区。”

“那岂不是说,我怎么处理你都没关系喽?”李白扬起眉,故意装作一副凶狠的模样,“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不怕。”莉莉丝又啃了口苹果,“要杀你肯定早就杀了,虽然失去意识,但是我之前对你的观察没有被效,你和我一样,并不是纯血种的人类,光这一点就够我相信你了……而且我能感受的到你身体里有一股非常非常强的力量,虽然有些不爽,不过你说的是对的,即使算上我已知的三个圣界,能赢你的人都不多,你真要杀我,我也没法抵抗。”

睡了一觉后她已经想通了,反正对方对自己暂时还蛮不错的,至少肯让出自己的床给她睡,也肯让出心爱的公仔给她抱着……加上秘密也没泄露,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咧。

而且根据她来到现世这半年所掌握到的消息来看,这个白发女人的身份好像很不简单。

决斗王的身份在她眼里没有太高的价值,她关心的是那手能将卡牌具现化的能力,是否就是预言中所指的那个人……她还需要长时间的观察才能确定。

“你说我不是纯血种?”李白被她气乐了,“我身上哪一点不像人了?而且……和你一样是什么意思?”

“眼睛。”莉莉丝说,“我仔细观察过,你的眼睛本质是竖瞳,应该是有兽族的成分掺杂,而我,也确实不是个纯血种的人类。”

“对于圣界的子民来说,魔法使可并不只是一个职业那么简单――它就像兽族、海龙族、鸟兽族一样是一个固有的种族,在完成种族转化后,我的部分身体结构就和纯血种的人类不一样了,比如我可以不吃不喝,只靠汲取空气中的奥法元素存活至少一周的时间,纯血种的人显然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很多秘术都只能由魔法使掌控,种族可是很重要的概念。”

“是吗。”李白眼神微微黯淡了一下,她想起了那次断臂复原的过程,这么说她的确已经不能算是个纯血种的人类,只不过莉莉丝也没能猜对,潜藏在她血液和骨髓里的可不是什么兽族基因,而是龙。

“那么,你又是因为什么要如此详细的跟我解释这些呢。”她差不多有些了解对方态度转变的原因了,自己可能同样被当成了来自圣界的人,“我可是害的你现在连路都走不了,单单凭借这种理由,你居然打算肯相信我了吗。”

“当然是为了伤好之后你不撵我走了。”莉莉丝撇了撇嘴,努力让自己显的可怜一些,她本来就刚满16岁,身材才刚开始发育,忽略身高只看脸蛋的话俨然就是一只萝莉,“在完成任务之前我可是都没地方住的!”

“……这我可没法答应。”李白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漠,彷佛她根本就没看到对方那可怜的模样,“因为我不相信你。”

“我也没打算要你立刻相信。”莉莉丝平静的迎上她锐利的目光,对方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种话,很可能曾经被背叛过,而她恰恰好知道对这样的人用什么样的姿态才有效。

“我会证明的。”她直视李白,双眼一眨不眨,“我对你有用。”

瓯海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江苏专治癫痫病医院
阳白癜风权威专家
徐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