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狼群

时间:2019-09-14 07:10: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九月的伦敦,晴空万里,空气中弥漫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把这座大都市分割开来的泰晤士河水漂浮着许多被德机炸飞的残木碎片。原本人来车往,川流不息的菲利路大街就只剩了救火车在繁忙的穿梭。市区的高楼大厦在大轰炸中倒了不少,但雄壮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尖尖塔顶依然高耸入云。教堂大钟铛铛敲起来时,四周教堂也遥相呼应,洪亮的钟声此起彼伏,在伦敦上空久久回响。
钟声响起时,玛丽和艾米莉正带着几个教会学校的孩子躲在大教堂附近的防空洞里。作为教会小学的教师,从6月份英法联军敦刻尔克大撤退后,玛丽和艾米莉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战争阴影。特别是艾米莉的丈夫还在英国远征军中服役,从撤退后艾米莉就没有了丈夫的任何消息,这些日子里她都反复做着丈夫鲜血淋淋归来的噩梦。
和艾米莉相比玛丽是没有牵挂的,和自己的学生一样她也曾是教会领养的孤儿。2 岁的玛丽是标准的英国美女,淡蓝绿色的瞳孔里有着一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妩媚极了。她那金黄的长发,高耸的胸部,丰腴的身体,是许多伦敦年轻绅士追逐的目标。但玛丽却对那些大献殷情的男人嗤之以鼻。
听到教堂钟声后,玛丽和艾米莉都紧闭了双眼,跪在地上,双手交叉放置在胸前,向主虔诚的祷告着:“主啊,请赦免这个世上战争的罪恶吧。请您坚固我的信心,求您步步引导、光照所有的受难者。教导那些犯罪的人明白真理。求您的圣灵常住在我心,求您为我消除忧愁和痛苦,阿门。”
轻声地念完祷告词后,玛丽和艾米莉的惶恐不安似乎也减轻了许多。玛丽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艾米莉,德国人应该是走了,我看可以把孩子们带出去了。”
其实艾米莉早就受不了防空洞里潮湿、污浊的空气了,看了看不远处正在玩耍的孩子,一向拘谨的她还是以解除防空的警报没有拉响为由拒绝了玛丽的请求。
空袭前喜欢臭美的露茜就从大教堂前的花圃里摘取了许多红玫瑰花,她还准备了些酒精和小啤酒瓶子,要在小伙伴面前显摆下才从书上学会的做香水的游戏。
防空洞阴暗的灯光下,赫斯丽、艾略特、小威廉、马内姆都围在了露茜的身边,帮着露茜把花枝上的玫瑰花瓣一片片的摘取下来,洗净搓揉后放进一个个小啤酒瓶里。露茜分别在每个瓶子里倒入100毫升多的酒精,并用塞子将瓶子密封起来。
“露茜,你这样能做出香水吗?”8岁的赫斯丽用手摸了摸自己卷曲的长发腼腆地问着露茜。
看着赫斯丽洋娃娃般的小脸,露茜认真地回答着:“肯定能成玫瑰香水的,不过要再过几天,书上是不会说错的。”
平时酷爱看书的小威廉、马内姆对露茜地说法深信不疑。看着手中密封的瓶子,小威廉想了会还是忍不住问:“露茜,你说的是哪本书呀。”
“那是本儿童游戏大全,你和马内姆都不会看的。”
“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就算没想做成香水,这难道就不是件很有趣的事了吗?”听着露茜他们的谈论,贪玩的艾略特用力地摇晃着手中的瓶子说着。
“哎,你就知道玩。”看着艾略特一脸兴奋的模样,小威廉和马内姆都异口同声的取笑着。
听着孩子们充满童趣的谈话,玛丽心里一阵的难过,如果不是因为战争,他们现在应该是在碧波荡漾的泰晤士河里畅游,或是在海德公园的大草坪上放风筝的。
“孩子们,你们在做什么呢?”玛丽走到了孩子们的身边亲切地问着。
“玛丽老师,露茜正在教我们用玫瑰花瓣做香水呢。”赫斯丽晃了晃手中的瓶子抢先回答着。
“哦,真不错,你们都很棒。露茜,香水做成后,你愿不愿意送给老师一支呢。”
听了玛丽的夸奖,露茜很是骄傲和满足,她高兴地说:“玛丽老师,我不但会送给您一支,还会给赫斯丽、艾略特、小威廉、马内姆他们一人一支的。”
正说着的时候,解除空袭的警报声已响彻全城了。孩子们都高兴地起哄起来,争先恐后的往防空洞门口跑。见孩子们热闹的劲头,艾米莉急忙张开双手拦在了前面,“孩子们,不要急,排好队,一个个地出去,别挤着了。”

每一个英国人心里都十分地清楚,伦敦已经成为了战场。人们都在到处谣传德国有一种从未使用过的武器,可以从四面八方的袭来。一时间紧张、恐怖的气氛连唐宁街的高层都人心惶惶的。普遍的英国人都认为目前的伦敦已不再适合孩子呆下去了。
在纳粹大空袭后,就将撤离儿童的工作列为紧急的任务,并建立了专门负责儿童撤离的机构——英国儿童海外接收委员会。同时英联邦所属各国和美国也都充分做好了接纳儿童的准备。尽管首相丘吉尔对这一撤退计划并不恭维,但他也无力阻止议会的通过。当内务大臣向公众宣布了这个决定后,整个伦敦,整个英国,几乎家家户户都面临着令人心碎的骨肉分离的痛苦,儿童撤运的事情搅得人们心慌意乱。
作为撤退计划的第三批,露茜、赫斯丽、艾略特、小威廉、马内姆的名字都在其中,5天后他们将同其他116名儿童一起赶到利物浦港,在那里乘坐贝拿勒斯城号客轮远赴加拿大。
孩子们收到这个消息时是在晚上,艾米莉正带着他们在教堂里做完晚祷告。神父还没有把话说完,孩子们听到可以坐远洋大海轮飘荡在大海里,全都欢呼雀跃起来。一时间原本宁静的教堂里充斥着孩童的欢叫声。
看到孩子们在教堂里嬉闹的样子,作为虔诚基督徒的艾米莉心中很是不满。她直起了身子,回过脸来,面目愠怒地瞪了孩子们一眼。相对于年轻漂亮的玛丽,孩子们不喜欢的就是艾米莉了。 0多岁的艾米莉体态已有些发福了,她的脸上有着许多小麻点,一对小龅牙就突兀在厚厚的翘唇下。其实孩子们倒不是因为相貌原因不喜欢艾米莉,只是烦她常用基督教规来约束他们。
此时眼看艾米莉快要发火了,孩子们都扭头往教堂外跑。在出教堂大门的时候,调皮的艾略特还不忘转过身来对艾米莉说:“艾米莉老师,我知道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在这神圣的教堂里喧闹的。请仁慈的主原谅我们吧。”
孩子们都走了,艾米莉又重新调整好了姿势,跪拜在教堂中央耶稣大十字架前,重新做着祷告:“仁慈的主呀,请您宽恕孩子们的鲁莽吧。求您引导这些苦难的孩子平安的抵达目的地。作为您虔诚的女儿,我还想求您让我的丈夫平安归来。阿门。”
教堂外的小草地上,露茜他们在热切谈论着将要的远行。夜空中无数的繁星完全没有因为战争的来临而减少,全都一闪一闪地冲着孩子们微笑。
“小威廉、马内姆你们平时看书多了,你们知道加拿大在哪里吗?”对马上要去的目的地露茜一片茫然。
“加拿大离伦敦很远的,光是坐大海轮都要半个多月呢。”在马内姆回答的同时,小威廉已经拿出了纸笔,歪歪扭扭地画着方位图了。
“你们看,这里是伦敦,这里就是加拿大了。中间隔着个很大很大的大西洋呢。”小威廉用手指示着画图上的距离说着。
赫斯丽一听要坐半个月的大海轮,高兴地拍起了小手:“那我们不是能够看到许多海鸥了。”
露茜没有理睬兴奋的赫斯丽,歪了歪小脑袋想了会,又问道:“小威廉,大海是和泰晤士河一样的吗。”
“那怎么会一样呢。书上说大海一望无际,壮观极了,美极了。不过我也没有见过。”小威廉表现出了无限的憧憬。
“哎,我是真不愿意离开伦敦。在我看来哪里都没有伦敦好玩了。”听着小伙伴的谈话艾略特终于开口了,“你们说大人们为什么要打仗呢?”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露茜、赫斯丽、小威廉、马内姆都问愣住了。想了半天马内姆勉强说了一句:“书上说是因为德国人坏,所以才打仗的。”
“你说错了,是希特勒坏才对。”对于马内姆地说法小威廉表示了强烈反对。
“小威廉,那你说说希特勒是怎样坏的。”听了小威廉的话,露茜和赫斯丽都异口同声的追问着。
就在露茜他们谈论的时候,玛丽已经在教堂里外找寻了半天。
“哦,孩子们,你们在谈论什么啊。”
“玛丽老师,我们在讨论大人们为什么要打仗。您知道答案吗?”艾略特回答着。
对于孩子们提出的这个严肃问题,玛丽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答。但做为老师,玛丽觉得自己有必要回答孩子们,“因为德国人欺负人呀。”
“那德国人为什么要欺负人呀。”马内姆继续追问着。
“德国人霸道呀。亲爱的马内姆,这就好比你有本很好看的书,艾略特为了想得到它,就来抢你的。而小威廉见你被欺负了,就出来帮你,就和艾略特打起来了。这就是我们和德国人打仗的原因了。”玛丽想了半天,终于做了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算是解释了这个难以说清地问题。
玛丽这么一说,孩子们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玛丽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去加拿大这么远的地方呢?”赫斯丽紧接着又提出了另一个新问题。
玛丽用手摸了摸赫斯丽白皙的小脸蛋,笑着回答道:“这是仁慈的主为了你们的安全做出的决定。德国鬼子的飞机天天扔炸弹,听神父说今天伦敦已经炸死了许多儿童,所以大人们要把你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呀。”
“玛丽老师,您会陪我们一道去吗?我们大家可喜欢您了。”露茜在边上拉着玛丽的手撒娇的央求着。
“孩子们,谢谢你们对我的喜爱。你们放心,刚才神父已经通知我了,让我陪你们一起去加拿大,好在那里照顾你们。”看着孩子们可爱的模样,玛丽觉得自己很满足。
“好了,你们应该进屋休息了。明天会是个繁忙的日子,你们要养足精神。”玛丽连拖带哄的把孩子们拉进了房间。
此时伦敦的夜空中,月亮早已升高,它身着白色的纱衣,娴静而安详,温柔而大方。那银盘似的脸透过大教堂的塔顶,投射下凄美地笑容。

如果没有德国飞机的光临,伦敦的清晨还是迷人的。瑰丽的伦敦塔桥散发着维多利亚时期的独特风雅气质,在薄雾下若隐若现。站在桥上俯瞰,泰晤士河上下游十里的美丽风光尽收眼底。虽然已是在战时了,但伦敦人仍保有着平时的生活态度。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的绅士,从容而优雅。
孩子们是在大教堂早礼拜的圣歌中醒来的。在这个笃信宗教的国家,几乎人人都把上帝看做是至高无上的神,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超越他的。今天来做礼拜的全是一些年轻妇女,她们的亲人大都是在远征军中服役。她们希望通过祷告使万能的主来庇佑自己的亲人。祷告结束后人们相互亲切地打着招呼,彼此安慰着惶恐和忧虑。
露茜他们刚洗漱穿戴好就全被艾米莉拉去教堂唱赞美诗了。在高大的十字架边孩子们站成一排,玛丽面带微笑地坐在了钢琴前,伴着修长指尖的跳跃,一曲圣洁的旋律似天籁之音在教堂里回荡着。而艾米莉则虔诚、庄重地挥动着双臂,孩子们在她的指挥下朗朗的唱和着圣歌《无比的爱》。
“赞美上主荣耀神,哈利路亚阿门,圣徒殿中献歌声,哈利路亚阿门,天使环绕宝座旁,哈利路亚阿门,领受大爱同分享,哈利路亚阿门”的赞歌在孩子们稚雅的童声中显得愈发的飘忽灵动,如同一股纯净的清泉,透过大教堂的尖顶流淌在伦敦的上空。
唱完赞美诗后孩子们都回到房间里整理各人的物品。因为是教会收养的孤儿,露茜他们的行头都是信徒们捐赠的,既没有新奇可爱的玩具,也没有高贵华美的服饰,可是孩子们却视如珍宝。
露茜跪在小柜子前仔细收拾着自己的塑料小发卡。这些发卡虽没有水晶的镶嵌,但露茜仍非常喜欢。露茜一会儿把花瓣形的夹在发梢的左侧,一会儿又把月亮形的卡在头顶上。这里面露茜的还是两个心形连在一起的发卡。露茜时常在闲暇的时候把两个心形高高举起,用它透视着天空中的和鸟儿。
看着露茜这些漂亮的发卡,赫斯丽十分的羡慕,她央求着露茜:“亲爱的露茜,马上我们就要离开伦敦了,临别的时候你能否送我一个礼物呢。”
“赫斯丽,昨天我不是已经送给你香水花瓶了吗?”
“香水花瓶我会好好珍藏的。可是,露茜你有这么多好看的发卡,可以送给我一个吗?”
露茜吐出了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小嘴唇,想了会还是同意了:“我的好朋友,你喜欢哪一个呢?”
“真的太感谢你了,露茜你对我真好。那两个心形的可以送给我吗。”
“赫斯丽,实在抱歉,心形的我自己很喜欢。你看我把这个月亮形的送给你吧,其实它也是很好看的。”说完露茜就将月亮形的取下,走到赫斯丽的面前,亲手为她戴上。
明亮的镜子前,两个小女孩娇俏地站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折射在镜子上,像是在她们的脸上嵌了个闪亮的圈。看着镜中自己的样子,露茜和赫斯丽都开心地笑了。
艾略特从清早开始就一遍遍地数着他的玻璃球。他找了个小长筒圆柱盒子,小心翼翼地将玻璃球放在里面,又在盖子上挖了个小孔,然后把眼镜凑在小孔上,边看边不停地晃动着盒子。五颜六色的玻璃球在盒子里犹如万花筒般翻腾、碰撞着,清脆悦耳。

共 50760 字 1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篇章以二次世界大战做为宏大的故事背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又以双轨道的发展模式,从多个角度来描写叙述的写作手法,把精彩跌宕的故事呈现在读者面前,用战争与死亡的惨烈控诉着战争带给人类的痛苦和对这个美丽世界的重创,用对一个个小人的物塑造和场景的营造来表现人们对和平的渴望与憧憬。在作者笔下,即有着历史的恢大气亦不缺乏情感的丰富细腻,通过人物的表情、行为,特别是人物的对话,将人物塑造得形态生动,个性鲜明。文以载道,这篇文字带着质朴与深刻,以精彩的故事,切入残酷的战争,引发人们本性深处对战争的痛恨,厌恶,又以英、德两方面对战争的态度,揭示了深刻的内涵。这是一篇战争与和平的厚重作品,也是一部剖析人性的灵魂之作,在这篇文字里,美好与野蛮,高尚与疯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面对德国法西斯的残暴与疯狂,英国人的绅士风度以及他们的勇敢无畏格外地优雅动人。作为一篇战争小说,作者在文中亦有着一段朦胧的爱情描写,这为残酷的战争带入了一丝浪漫的色彩。篇章立意深刻,架构平稳,作者对文字和情节有着强悍的驾驭能力,对海战场景描写得也是真实而生动,而且,作者非常擅长用景物描写来烘托人物的内心与情节的发展。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战争作品,佳作共赏。【编辑:瞳若秋水】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10500 4】
1 楼 文友: 201 -11-04 2 : 8:40 一篇让人感叹的战争作品,再一次揭开了二战时的伤疤,尽管时隔多年,依旧是触目惊心的痛与恨。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 -11-04 2 : 9:45 感谢孤亭为江山送来这样一篇与众不同的小说作品,无论是从故事题材还是写作手法上都让人耳目一新。问好,问候秋安。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老年人头晕有动脉硬化
孩子总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