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晓荷两截金镯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12: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西边乌云山的山谷里,稀稀落落的枪声终于在半夜后沉寂下去了。  几天来一直焦燥不安的靖卫团团长马青的眉眼舒展了,他将乌黑发亮的两把德国造驳壳枪放在祠堂的木桌上,顺手咕噜咕噜把一大碗茶水喝干,然后用衣袖在湿漉漉的下巴上胡乱擦了几下。木桌上的两盏煤油灯玻璃罩里火苗摇曳,或明或暗映在四周颜色斑驳的砖墙上。根据枪声,他知道,被三个靖卫团团团包围的人数不过百的红军游击队是不可能逃走的。这乌云山的乌云乡,分别与东南西的三个县相邻,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中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行。这里原来一直是红军的兵工厂和后方医院的驻扎地。如果不是红军主力部队奉命向北撤退,如果不是红军内部出现了叛徒,向靖卫团提供了准确情报,他们靖卫团是不可能通过一次夜袭,轻而易举地捕捉到那么多红军的。当时这些红军正准备在夜幕的掩护下将兵工厂的设备往外转移。在突袭中,经过一场殊死搏斗,除了少数红军突出包围圈外,他的靖卫团先后捕俘了男女红军战士和游击队员五十多人。  按理,一次捕捉了这么多红军,对这些年常常吃败仗的马青来说,应该扬眉吐气高兴一阵。他可以立即派人连夜赶回县城,向坐阵指挥的国民党军张师长报告战果邀功受奖的。可他没有这样去做,也不能那样去做。不做的原因,十分复杂,此时此刻只有他自己知道。虽然有些夜暗,透过窗棂,在微弱的月光下,那些五花大绑的女红军里,竟然有一位是他这些年一直苦苦寻找的恋人春姑!如果不是同村的在山上采草药的春姑及时相救,被毒蛇咬伤的他可能活不到今天。除了救命之恩,春姑的秀美可人也让当时在省城南昌念书的他春心荡漾。在县城开了十多家布店的父亲,经不住独苗苗的他的再三哀求,曾经托本地气的媒婆带着厚礼,三番五次到春姑家提亲,就差一点把门坎踏破了。春姑的父母倒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十八岁的春姑本人死活不答应。后来这些年,红军在他的家乡轰轰烈烈闹革命,当时的马青无奈跟着父亲跑到赣州城里躲了起来。虽然距离家乡不远,比较起来还是相对安全。有一年彭德怀领来的红军曾经在春天雨季里包围过赣州,连续攻打几个月,甚至用棺材装上火药,组织敢死队炸开了几截古城墙,冲进了城区与国民党军队的预备队展开肉搏,终因寡不敌众退了出来。几年下来之所以能当上靖卫团的团长,除了家里在当地富有外,更多是马青在外多读了几年书,肚子里有文化。家里的田土和房屋被红军分的分烧的烧,富甲一方的马家,自然是对共产党和红军有仇恨了。对马青来说,还有另外一层愤懑,那就是在红军的影响下,春姑这样水灵灵的俊俏姑娘竟然迷迷糊糊跟上去了。如果不是红军,他再努力一把,春姑现在可能就是自己的婆娘,白花花的大奶子已喂出几个崽子来了。这些年他马青带着队伍,跟着老蒋的国军与红军的部队不知打了多少次仗,每次围剿前,一到晚上就容易做恶梦,梦里常常看到血淋淋的春姑赤身露体,站在自己面前,伸出双手向自己扑来,还不停地大叫:“侩子手,还我命来!”看来这春姑,真的与自己有些脱不了的缘分了。  勤务兵将卷好的“喇叭筒”香烟递了过来,马青自己也记不清今天晚上吸了几支。这烟草,是暂时住在广东南雄的父亲托人带过来的。南雄盛产烤烟,因为质量上乘,颜色金黄,口感刺激,在周边的几个省份颇有名气。切好的烟丝,用当地的土纸裹好,大拇指一般粗细,呈喇叭形状,当地的大多烟民都爱吸,并称之为“喇叭筒”。马青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是没有办法睡着了。他现在呆的地方,是不久前他刚刚单独审问过春姑的地方,他要静静等待春姑她的答复。他已经很清楚地告诉她,她的答复会决定两种选择中的一种:生或死。明天早晨,村里的公鸡打鸣时,他就会按她的答复来决定她与她的红军丈夫的命运。  马青毋庸置疑是一直喜欢春姑的,如果说是爱还有一点勉强的话。至今尚未婚娶,不能说没有春姑的影响。他确实忘不了春姑在山上救他的那个夜晚,那个有篝火的秋天的岩洞。由于蛇毒凶猛,春姑来不及回家,匆匆将他背到附近的一处山洞,将药草用清泉洗净,撕下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地为他包扎伤口。天气有些冷,春姑在洞口外面拣了一大捆枯柴,燃起一堆篝火。当时昏迷了的他后来才知道,在被毒蛇咬伤的刹那间,惊慌失措的他不小心跌落路边的山崖下,后脑正好撞在一块岩石上,当时就昏过去了。这情形正在好被采药草的春姑发现,并及时把他救了过来。从心里说,这次春姑的突然被他抓住,让他即惊喜又惶恐。惊喜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战斗前线遇佳人;惶恐的是他必须按上司的命令,对被捕的不愿意投降的红军一律格杀勿论就地处决,重要的红军领导干部,还要将头颅割了带回去,挂在县城墙上示众三天。让他万分懊丧的是,经过审讯,春姑这批被捕的红军,没有一个愿意投降的。当然,对于春姑,他是万万杀不下手的,必须想一个稳妥的法子,把自己的救命恩人春姑救出来。苦思良策许久,他觉得的办法,救春姑只有娶春姑做老婆,才能在严厉的上司面前有个交代。他甚至考虑,只要春姑愿意,他甚至可以不杀春姑的红军丈夫,放他一命回农村带孩子种地去。让他想不通的是,他的建议竟然被春姑严词拒绝了,自己脸上还挨了春姑两记重重的巴掌。  木桌上的煤油灯,玻璃罩里的火苗越来越小。天气有些冷,马团长披上勤务兵递过来的羊皮大衣,推开门来到布满银子般月辉的大院,偎依在一棵丰茂的桂花树下,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久久地凝望着东西角的那栋两层楼的还亮着灯火的民宅。为了安全起见,靖卫团除了加岗加哨,还特意将女红军关押在一楼,关押在二楼的是危险性更大的男红军。    【2】  从马青那里回来,春姑感到身体已经是极度疲惫了。  与她一起被关押在一楼东厢房的女红军有二十多人,她们大多是留下来照顾红军伤病员的医疗队的护士。由于连续多日的风餐露宿和搏斗,个个头发凌乱面露饥色,东倒西歪地踡缩在铺着稻草的地面上。屋子中间,有一张长条形的旧桌,上面摆放着盛水的瓦罐和十几只破碗。四面的墙角齐人高的地方,悬挂着吐着火焰的竹筒制成的松油灯。这些松油,从高大的松树的身腰上用斜口的竹筒采下来,是偏僻山沟里老百姓常用的照明工具。春姑靠在西边的墙角,双手抱着自己的漆盖,湖水般清亮的眸子怔怔地看着左手腕上金灿灿的手镯。这手镯是她嫁給兵工厂李斌厂长时,懂铁匠活的李斌,用了三个晚上的空余时间,在兵工厂车间的火炉边一锤一锤加工成的。当她想到这次被捕关押楼上的红军中也有自己的丈夫时,心里不免有些痛苦的抽搐。  她不明白,已经跟随红军主力部队从于都贡江过河的他们,为什么还要回来转移这批兵工厂的设备,而且在回来的第二天的晚上就遭遇到国民党部队的埋伏。其实她早些天已经回了家乡一趟,将不到一岁的儿子火生暗暗托付给远在他乡的三姨,以防国民党还乡团回来后的残酷迫害。她赶回部队路上时,正巧在于都河的渡口遇上了丈夫李斌。李斌告诉她,刚接到上级命令,要他带一个排的红军战士连夜赶回去,配合当地的游击队员将兵工厂的设备迅速掩埋好,等以后革命形势好了还可以充分利用,无论如何不能让设备落入敌人手中。上级还要求,李斌他们完成任务后,马上转移寻找大部队。考虑到此次任务特别危险,丈夫再三劝她不要跟随,可以直接随大部队走,这样更安全。可春姑以为此时此刻在丈夫身边,战斗随时随刻都会打响,作为红军的护士长,对于那些伤病员来说是何等重要!作为妻子,也是丈夫困难危险时刻需要的左右手,这个时候不在他的身边,在感情上春姑怎么说都过不去的。  她知道,头顶楼上的男红军们正在集体讨论她带回来的马青的建议。她头顶上的楼板,正好有一处大洋大小的孔,刚才她透过孔眼悄悄与丈夫说话时,其中的主要内容已经被楼上楼下的人们听见了。一阵惊诧后,大家都默不作声了。因为大家清楚,红军战士只要被国民党部队抓捕,几乎就没有活的可能。他们是死是活也许关键在春姑与李斌两人的态度,别人是做不了主的。再说,红军内部不是没有出过叛徒。为了革命,大家早就将生死放在一边了。还是丈夫李斌考虑问题慎重,如此重大严肃的问题,还是先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然后由红军中的共产党员们综合起来,集体讨论决定。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比较一致的意见有几个方面。一是的决择由春姑夫妇决定,特别是春姑自己要再三考虑清楚;二是同时要求马青将被捕的红军和游击队员全部放走,不能有另外的附加条件。大家还告诉春姑,如果出去了,一定会想办法将她营救出去,尽快回到红军队伍,回到她丈夫的身边。  她的心好纠结。大家的意见让她很为难,她怎么可以脱离革命队伍,为了自己和丈夫的性命,与自己的敌人同床共枕同流合污呢?然而,如果不接受大家的建议,她和丈夫的生命以及被捕的全部红军,明天可能都要走向死亡。想到这些,她的眼泪就噗噗地直落,蔓延到嘴角,有了盐水的味道。她原来知道,革命的辛苦,大不了就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是现在她遇到的是比自己牺牲生命还要痛苦的事情,而且这种痛苦别人永远替代不了理解不了,必须完完全全由她一个人承担起来。  她想起她那七个月份就断了奶的儿子火生,想起楼上的身为红军领导干部的丈夫,想起这些被捕的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们的年轻面孔,还想起了面目狰狞的马青一边捂着脸一边声嘶力竭咆哮的情景。无论如何,为了这许多年轻的生命,她必须也应该做出她终的决定。因为村里哪家的雄鸡已经开始打鸣。  天就要亮了。    【3】  春姑的答复,虽然三个条件件件苛刻,还是让马青满心高兴。上午他亲自安排,杀了一头两百多斤的大肥猪,中午在院子里摆了六桌,让被捕的红军痛痛快快吃了一顿,随后又安排两个部下在夜幕降临前将他们护送到偏远的路口。放走李斌是马青必须做的个条件,另外两个条件只有等李斌真实地逃走后再来进行:一是放走其他的红军,二是必须按当地结婚的风俗习惯,马青带人带花轿到春姑老家接亲。对于后者,马团长自然是满口答应;对于前者,他不能当面应允,只是暗暗对春姑说让他先想想办法,不能急。一下子抓了那么多红军,消息早就传到县城张师长那里去了。怎么说,也要有个方方面面都过得去的招数。他想,万事开头难,三个条件他一定会有办法落实的。一件件来嘛!第二天晚上,他就毕恭毕敬请春姑到附近一家有绣花楼的有钱人家住。除了安排了两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全天候陪春姑外,还派了一个班的团丁站岗放哨。按春姑的意思,只有三个条件全部落实,才能考虑做他马青的夫人。马青心想,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不在乎这三五天,春姑迟早都是他肚子上的兔子,跑不了。  让马青迷惑不解的是,春姑的丈夫李斌第二天晚上没有走多远,又被自己的部下五花大绑抓了回来,下面的人一审问回来干什么,李斌吱吱吾吾说是回来找他的黑布鞋。说那双千层底的布鞋是七十多岁老母亲为他做的,母亲说可以保护他身经百战平平安安。李斌的孝心让马青有了几分感动。这共产党人看来也有孝顺,为了母亲做的一双老布鞋,竟然可以不怕吃枪子?再一想,不对头啊,李斌这小子是不是舍不得漂亮的春姑,冒着生命危险回来与春姑温情一番,因为从今以后春姑就不是他李斌的女人,而是他大名鼎鼎的马团长夫人了。想到这里,他觉得应该给李斌一次与春姑恩爱的机会,于是让李斌在绣花楼住了一夜。他觉得这样做才像个男人,在他马青来说体现了宽宏大量。他甚至想过,只要李斌脱离共产党,他可以推荐李斌到张师长那里任个什么职位,凭李斌一身的本事,应该没有一点问题。  更让马青头疼的是,这李斌第三天夜里逃走,可能是运气不好,黎明时分被另一个靖卫团的士兵在河边抓住。消息传来,春姑自然是十分痛苦,呜呜咽咽扑在绣花被上哭泣。见春姑如此忧伤,马青连忙安慰起来,哎哟我的宝贝心肝,只要我老马不死,你的李斌就还有命!话没有说完,他就叫勤务兵快快牵过自己的大白马来,他要以快的速度去解救李斌。他咬了咬牙,又从自己的皮箱里找出十根金条。他估摸,像李斌这样重要的红军干部,没有这个数是换不回来的。事后果然不出所料,好说歹说花了八根金条,另外两根他换成大洋,给了李斌做路费。李斌开始死不愿意,马青哈哈一笑:我们都是一家人是亲戚了,你还客气什么?刚才我不说你是我亲戚,他刘团长怎么会放你?今天晚上就解决你了!你啊大难不死福气好,都是春姑给你带来的,可你没有去享受,她跟你就得死,跟我就有路。你快走远一点吧,放你三次了,下次你就看不到我老马来救你了!  为了让李斌安全逃走,马团长又在李斌跟前轻声嘱咐,提醒他如何尽快脱离危险找到自己的队伍,有消息说红军大部队走了以后,还有一支红军游击队在赣粤边的油山活动。兴许,在那里李斌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组织。 共 1013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综合 装修攻略 如何用手机开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