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平安街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03: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有一天,我驻足在曾经经常走过的平安街道,熟悉的气味说不清楚地闯进我的鼻子里,这时我的心里跳出一个小人来。我不知道我的心里竟然藏了一个小人,而且藏了那么久远。气味是难以用来记忆的,只有你再去闻一次,它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感情和意韵。小人说,过去总有些故事随光阴流转,在你的印象里愈加鲜明深刻,象钻石般。我不禁感慨,过去象一只匣子,一旦打开,过去的种种便蜂拥而至,在你的脑海里翻云覆雨。    十年前,我没有现在那么大,现在我已经二十六岁。但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老掉了。十六岁那年,我站在高大的樟树下告诉王洁,我老了,老得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弓着背,低着头,颓废得象一个朋克。    我不喜欢说话,只有自己兴致浓的时候才会说很多的话,也只有与自己亲密的人说无边无际的话。但一般我是不会说话的,即使是自己亲密的人。所以,他们说我很神秘,让人觉得深沉。但我觉得自己很简单,也许简单到之后就显得深沉。我看来很忧郁,但我就喜欢这种忧郁气质,诗人是应该要些的,我并未立志做个诗人,我只是想走在人群里,不会轻易掩埋,泯然众人矣。如果这样,我觉得很悲哀。我讨厌世界与世界的交替,世界与世界交替后,麻烦就会叩响你的门。好象我们都是身不由己,总是要和别的世界交替。    童年我是不愿意回忆的,一回忆那些往事,我就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得不停地忏悔。我不信宗教,找不到忏悔的出口,内心被箭穿来穿去,痛得实在不敢再去触碰回忆的弦。但是,我想有过这一次回忆之后,再也不要回忆。我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一回头便万劫不复。    我曾经无数次在深夜把自己做的坏事情写在纸上,然后哭着点燃一把火。我希望另一个空间真有神明,如果他们能够看到我的忏悔的字,希望他们明白我的无知犯的错误,并且原谅我。    我希望我的童年如西方童话作家写的童话那样美好,我常常自责自己没有经营一个美好的童话---我的童年。后来,我知道其实童话故事里还是充满险恶。王洁说,那些因为年轻时候犯过的错,不必在意。谁都会做错事情,只要记在心里,不要再犯就行,但不能因为一些事情总跟自己较劲,让自己难过不能好好生活。    我觉得我天生敏感,在很小的时候就体会到孤独的滋味。有一天中午,我睡了一个午觉,醒来时发现,看不见一个人,所有人好像在与我捉迷藏,刻意一般躲避起来。我跑了出去,心里有种荒凉的雾气腾起,冷冰冰的,百无聊赖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一只公鸡尖锐的打鸣声撞击在心口,就像被炮弹打了一个洞。这时候我发现,每一栋房子都不是用来居住人的,只是自然的摆设,毫无用处地摆设在土地上。    不比现在,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孤独的滋味,并且觉得那是一种享受。可那时候,我寻找各种各样的办法拒绝一个人的独处,跟在比自己大的孩子屁股后面,同他们去偷橘子、栗子、李子,虽然这是我不想做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你想要放弃独守的机会,就必须接受别人的意见。偷东西是件极刺激的事情,我想做过这件事情的人都深有体会,心被提到嗓子上,感觉全被错乱,有时候觉得身体轻飘飘,有时候觉得身体繁重,当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一种胆怯跑出来了,一种罪恶感就跑出来了,也许你会在时间的洪流里慢慢消退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这是每个人都希望的事情,毕竟这不是件光荣的事情。    有时候,我们被主人发现在偷他们的果实,大吼一声,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敢来偷橘子,抓到你们就让你们好看。一下子,在树上的人不管树有多高都跳了下来,有时候果园旁是荷塘,或者河流,大家也是奋不顾身地挺进,跳进河流里逃跑,穿过荷塘逃跑,那时候,一切困难在逃跑时候渺小起来,过去不敢跨也觉得跨不过的深沟,在逃跑时就像轻松地跨了一步,过去了。有些调皮的孩子看着身后的果园主人,还要停下来戏弄他一番,这样的孩子他是有信心不让果园主人抓住的。逃离之后,大家又说又笑,刚才经历过的事情早抛在脑后,然后在一个熟悉的地方聚合,把偷来的果实纷纷拿出来,按照功劳分配,其实大一点的孩子总是要占优势,但我们也愿意接受。士兵是不敢责怪将军在吃饭时候多分了一块肉或者更美味的食物。劫难后,我们把分来的胜利果实放肆地大咬起来,心里真是说不上的愉快。    小孩子贪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很多次我跑到外面去玩的时候,会遇上一个老人,老人头发稀松,有点瘦,从来都是一套中山装,解放鞋,口袋里放着一包纸烟,他总是吸烟,一口烟气。他自己说,他过去是一个士兵或者连长(我忘记了他是什么身份),经历过一场大战,幸运活下来的。我忘记了他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对于我来说,这是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忘记就忘记了。我经常一副老实结巴认真的样子,我出去玩要经过他的家,他注意到我,经常在路上拦截我,对我说,不要跟那些贪玩的孩子在一起,要好好读书,上大学,将来做个有用的人。虽然我知道他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听多了我就觉得老人很烦。起初我觉得老人真是一个好老头,关心孩子,就像爷爷关心孙子。老人的名字叫做“德全”,可是别的孩子们都叫他“得钱”,时常跑到他面前惹恼他。这时候,你会看见一个脚步蹒跚的老人追着一群活泼的孩子后面,孩子们大喊大叫,老人默默无语。孩子是健忘的,在孩子忘记了“得钱”这件事情后,欢快地做游戏时,老人会突然跑出来,抓住他觉得非常调皮惹他生气的孩子,敲几下孩子的脑袋。他从来没有敲过我的脑袋,因为我不喜欢跟别的孩子在一起消遣他。    一个寒冷的冬天,德全悄无声息地驾鹤西去,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幸福地离开还是遗憾地不想离开。往往就是这样,经历过战场上的人却受不起自然的神力,在严寒的逼迫下走上了绝路。对与死亡平安街人司空见惯,没有一丝什么惊奇的涟漪出来。我也这样认为人总要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既然早死也是死迟一点还是死,到头来就是死,那还用惊奇什么呢,慢慢等着就是了。    我叫莫小言,男,住在平安街东,从街东走到街西大概花十分钟,街道七八米宽,两边摆满地摊,水果,蔬菜,鞋子,衣服……这些东西应有尽有,七八米宽的街道只挤出约一米宽的小道供人通行。这条街的人都会打牌,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六七岁可以打出一手好牌。我也不例外,而且青出于蓝。很多时候,同同龄孩子打牌,打到星星明明灭灭,天黑了又亮了。勿庸置疑,我的学习一塌糊涂。某个夜晚,我痛哭是因为我妈妈远在远方,妈妈为了我生活更加美好而选择离家南下打工,而我却放纵自己不认真读书学习,简直一无是处。我读过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我一直记得他的话: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我想,妈妈与我离别的伤楚,在妈妈那里也是要加倍的。我从来没有责怪妈妈的远离,而是觉得妈妈为了我奔走他乡,我却沉迷牌局,为此我感到难过极了。可怕的不是堕落深渊,而是堕落的时候非常清醒。我却喜欢自己的清醒,因为自己的良心会突然苏醒。    结识王洁是极其偶然的,有时候生活逼得你不得不相信命运。那是一个明媚的早晨,我在平安街逛,王洁长长的秀发披在肩头,有淡淡的茉莉花香从发丝里幽幽传来,她穿的是白色的衬衣和裙子,嘴角有一颗小痣。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过多的修饰让我觉得会亵渎了她的美。也许是我的文字太苍白,所以我就不再用过分的语言了。只要你见到她,我想你也会有我那样的难以传达她的美。见了她后,我认为如果世界上真有白雪公主,只有她才能配得上这样美的荣誉。    不要以为这是王子和公主的故事,这样的故事我讨厌透了。一直以来,很少去读王子与公主的美丽故事。看这样的童话故事在小时侯固然是很好的,但我就是一个没有耐心和雅兴的孩子。丢下王子和公主的美好故事,去野外偷橘子啦李子啦栗子拉,不亦乐乎。小时候我经常想象自己是个风度翩翩的王子,匹着马,等待美丽的公主到来。我等了很久很久,从来没有发现公主垂青我。于是我怀疑自己根本不是王子。到现在我更不敢说自己是王子。原因很简单,我了解自己,不会自高自大,像尼采一样盲目自夸自己是太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从来不主动去接触女生,因为自己的窘迫,害羞。面对女生我总是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我想到我这方面的缺陷,小学老师有着不可埋没的功劳。“男女授受不亲”的观点至今在我脑海不可磨灭。    没有见到王洁之前,我觉得世界是非常肮脏的,平安街更是一个肮脏的地方。我讨厌男人,那时候在我眼里男人更加是丑陋不堪。他们经常在现实里荧幕上欺负侮辱女人,我甚至有点厌恶男人。红楼梦里说男人是泥做的,浑浊的要紧。我也这么认为。我几乎没有男性朋友可能处于这方面的原因。我觉得古人所说,“人之初,性本恶”是极其道理的。所以我经常告戒自己不可忘记忏悔,忏悔对于每个人是必要的,如花儿离不开水。    见到王洁后,我的世界观呆在狭小的谷里,豁然被一把斧子劈开一条大道,外面世界的清新空气涌进来,各种各样的花香铺天盖地,不由得自己不想世界是美丽的。我知道自己一直排斥的世界,突然间,又奇妙的爱上了。    我极力想要忘记一些往事,但这些往事的画面延续至今生生不息。遗忘是可以练习的,忘不忘记只能自行了断。我总是竭尽全力地忘却,一回到原地,记忆万马奔腾往脑海里塞,拒绝都成了不可能。这些往事我现在还不愿意提起,我想在适合的时候,才会讲出来。    王洁那天坐在一个书摊旁边,手里抱着一本书,只有头发是黑色的,其他的譬如衣服啦袜子啦鞋子拉都是白色的,简直是从天堂飞下来的天使,瞧,我又不自觉地夸她了。偶尔她会抽出一只纤细的手撩着头发。秀美的眼睛像贴在了书本上,她很入神。当然不会发现我刚刚停下脚步,在离他二十米的地方偷看着她。她缓缓起身的时候,我看见她的手往兜里伸,突然间,她的脸红了,犹如添了些胭脂红。可爱极了。我听见她说,大叔,这是我选中的几本书,可我忘了带钱来,你先帮我包好这几本书,待会我取钱过来,你看成吗?    我无论如何不敢走过去,说,我帮你付这几本书钱吧,你那么喜欢书,送给你几本喜欢的书,真的是件多美妙的事情!可这正是我想要去做的事情,件事情,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重要了。我说过我挺害羞的,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更是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像个不足一米的矮子。也许有人问你怎么玩起一见钟情的事情来,说实话,我起初也是不相信的,但经历过这件事情后,我坚定不移地相信了。相信美好的事物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就那么呆立着,看着她的优美的身段渐渐消失在街尾巴。恍然间我觉得她回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眼里似有一湾涌动的清泉,我的心微微颤抖。在她消失地没有踪迹了,我才回过神来,径直走向书摊。我说,大叔,刚才那女孩子是我朋友,她是忘记带钱了吧,过些天可能就是她的生日,我不知道送些什么礼物给她才好呢,我刚才看见她好喜欢这些书本,我想送给她作生日礼物,总共要多少钱呢?我指着大叔刚包好的几本书。大叔呵呵笑了,说,一共二十六块钱,小孩子送书真是个好的主意呢,这样子我便宜你三块钱,给二十三块钱就行了。我掏出钱,给了大叔,并且感谢他的好意。我嘱咐大叔,书先放在他那儿,女孩子等会会回来取书的。然后,我就离开了,能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真是莫大的欢喜。    后来我明白,那时候对女孩子的爱意像清晨路边草上的露水,太阳一出来,露水就消失了。那爱意经自己说出口后,感觉便化为乌有。因为在我说出对王洁的爱意后,逐渐发现,在此之前,她带给我心灵上的震撼是得天独厚的。在此之后,我觉得我并不喜欢她,也不需要她。甚至怀疑身边有了她后的自己会不会不知所挫。我觉得激情总是爆炸似地出现,又死灰般的覆灭,耗尽一个人的生命。    我曾经一直固执地认为世界小如平安街,我从未走出平安街这块地,所以我只相信眼前的一切,眼前见到的世界就是整个世界,没有宇宙这个概念,也许在课堂上老师说过,但无论如何你总不会相信外面还有一个世界,而且很大很大,大地没有边际,这可是件恐怖的事情。那时候,我觉得天上的星星只是一些精灵,它们高兴的时候就出来玩,不高兴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理。然而,到过外面的人都告诉我,外面的世界大地很呢,简直就是没法形容。王洁的闯入又给我一个心灵上的冲击,王洁一看就知道不是平安街的人,打个比方,她站在平安街的人群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简直就是一湾清泉,旁边都是杂七杂八的石头。我开始以为所有人在平安街生,在平安街死,谁也走不出平安街,走不出我的世界范围。事实是谁都可能任意进入你的世界,又会轻松自如地消失。实在可怕,我躺在一块没有遮拦的草地上,努力地望着蓝蓝的天空,仿佛要把它的面目看穿,结果我越看越恐慌,天空变得越来越遥远。说实话,我几乎哭出来了,我的心里实在恐慌的很。   共 1576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形成阴茎异常勃起的几种要素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白癜风吃什么 白癜风治疗方法 包皮龟头炎怎么办 不孕不育吃什么 癫痫病吃什么 癫痫发病症状 癫痫怎么办 儿童齿科怎么办 妇科不孕不育医院 腹泻吃什么食物 尖锐湿疣怎么办 妄想症有什么症状 牙齿矫正哪种牙套好 银屑病发病症状 白癜风如何检查 白癜风有什么症状 白癜风早期症状 癫痫病不能吃什么 继发性皮肤滤泡中心细胞性淋巴瘤医院 脊髓刃器伤医院 卵巢卵黄囊瘤医院 老年人高钙血症医院 老年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医院 老年人阳性杆菌肺炎医院 米勒费雪症候群医院 尿道创伤医院 小儿赖特综合征医院 主动脉口狭窄医院 浙江有哪些医院 浙江有哪些医院 广州有哪些医院 广州有哪些医院 云浮有哪些医院 泰州有哪些医院 绍兴有哪些医院 金华有哪些医院 丽水有哪些医院 甘肃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宜昌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荆门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荆门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荆州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黄冈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咸宁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潜江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天门有哪些内科医院 天门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天门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抚顺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抚顺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有哪些屈光医院 抚顺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朝阳有哪些小儿内分泌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池州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漳州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池州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朔州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朔州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彦淖尔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临汾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榆林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榆林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内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黔西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克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