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玄玉记 第二十三章 逝风

时间:2020-02-15 18:51: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玄玉记 第二十三章 逝风

肥汉子名叫大楠,足有三十几岁,是这一带有名的人物,只因他学过玄技,较之常人厉害,而又恃强凌弱,几乎所有人对他又是讨厌又是害怕。

这大楠见幕婉灵一个xiǎo孩子,手里又有异兽,岂有不抢之理?便跟在幕婉灵身后不依不挠的想要逼她交出异兽。

一个大男人追这个xiǎo女孩不放,城中围观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一人高声喊道:“这大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xiǎo孩子,还真是不要脸。”

周围人一听,纷纷应和道:“就是,打不过别人就找xiǎo孩子耍威风,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人群中登时爆发出哄笑声,大楠原本并不在意,他只想一心得到异兽,让那些嘲笑他的人统统闭嘴,可下面的人见他不回应,登时讥笑声,哄闹声一阵强过一阵,大楠原本就是沉不住气的人,此刻听见他人对自己的嘲笑,顿时恼羞成怒,破口大骂道:“你们哪个再笑,老子要他好看。”

人群登时没了声音,大楠刚要得意的回话,忽有一个声音説道:“笑的就是你。”説话间,一个白衣男子纵身跃出,执剑立在屋dǐng上正对着大楠,大楠见这男子神情淡然,白衣翻飞,便知道此人实力非同寻常,心里一时慌了神,但下面如此多的人在看着他,他也不好立即逃走,于是説道:“你是谁,来管老子的事?”

幕婉灵原本被追的满脸通红,气喘不已,白衣男子的出现倒让她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稍一休息,便想趁两人争斗之时尽快离去。

可那白衣男子并未回答大楠的问题,却忽的对幕婉灵高声説道:“xiǎo姑娘,这等泼皮无赖我替你教训了。”説完飞起一剑,剑柄当的一声撞在大楠膝盖,将他打得左腿折了,大楠随着一道血注跌在地上,嘴里痛苦的叫骂不已,他膝盖处骨头外翻,白森森的露在空气中,鲜血喷涌而出,煞是吓人。

围观的人原本想看一场好戏,这回可真的看到了异常意料之外的事情,一时之间忍不住都叽叽喳喳xiǎo声议论,这白衣男子从未在此地出现过,一出手就如此狠辣,不知道是什么人物。

幕婉灵一见大楠被打残了腿,内心郁结的一口气终于出了,但她还远远不够,被这大楠追的如此狼狈,岂能就这样放过他?幕婉灵不再逃跑,转而飞身来到大楠身边,拿起身边的一根木棍,对着大楠劈头盖脸一通乱打,仿佛要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他身上。

幕婉灵越打越生气,慕天、古横的死去,夜辉城主的冷漠,钱财被抢等等全部的事情一一浮现在她脑海,让她忽然间失去理智,好似疯了一般扔了木棍,挥起拳头哭喊着着向大楠全身砸去。众人见了都唏嘘不已,没想到这xiǎo孩子被大楠追的都成这模样了,不过这大楠也是自作自受,白衣男子不仅是为幕婉灵出了口气,也为这片区域的其他人出了口恶气。

终于,幕婉灵打得累了,喘着气蹲在地上抹抹眼泪,对男子説道:“谢谢你。”便想要即刻离去。

那男子却笑道:“姑娘,我见你孤身一人来到此地,想必是遭到了什么变故了吧?”

幕婉灵起身低头回到:“我原本在古族,妖族攻城,我才流落到此。”幕婉灵其他的不愿多説,只想尽量避免那些伤心事。

男子diǎn头又説道:“那你现在可有栖身之所?”

幕婉灵摇头道:“夜辉城到处都是坏人,我只能住在野地里。”

“哦,这倒真是不幸,巧的是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工作适合你,不知你是否有兴趣来看看,这样你也不必在这夜辉城到处流浪。”

“工作?”幕婉灵一听登时眼睛放光,她原本就想过几日就去找工作,没想到倒是工作先找到了她,而且这男子帮过自己,应该不会害她吧,于是急忙説道:“有有有,我现在就可以开始干。”

男子笑道:“这工作可急不来,我见你年纪轻轻,玄技也不差,故有意招你,既然你也愿意,那么现在就走吧。”

幕婉灵diǎndiǎn头,更本不想问是什么工作,只是説到:“先把我的两只异兽带上。”

男子diǎndiǎn头,两人便向着城中飞速离去,只留下鼻青眼肿的大楠和面面相觑的众人。

幕婉灵带上三眼和龙须马后,那男子便带着她向城外走去,两人互报姓名,一路上还给幕婉灵做起了介绍。

原来这男子名叫白影,隶属于一个名为逝风的组织,这组织据他所説是办大事的,但具体什么事他也没明説,只是让幕婉灵先将身上的伤养好,之后的事情他自会安排。

幕婉灵从进城到现在,终于碰到了一个肯帮助自己的人,心里别提多激动,diǎn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两人出城之后,一路向北,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洞前。

这山洞四周长满野草,枯木翻到,一看便是个无人的地方。幕婉灵不由得警惕起来,皱眉问道:“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这里哪里是什么工作的地方?”

白影也不回答,双掌一击,忽然间,洞口红光闪烁,一个封印印记从山洞前闪现,等印记隐没,原本好似无人的山洞忽然换了模样,一个硕大的铁门竖在两人面前,将洞口封住,原本看似只能容纳一人的洞口也变得硕大无比,和铁门一般有成人的三倍高。

“逝风就在铁门后,你若不相信我,大可现在离去。”白影淡淡説道。

幕婉灵一听,以为他被自己的话恼怒了,登时觉得自己辜负了别人一番好意,于是急忙説道:“我们这就进去吧。”

白影diǎndiǎn头,伸掌按在铁门上,红光闪过后,铁门自动缓缓打开。

幕婉灵往里探头一看,只见里头有一条长长的道路,道路两旁都站了一排人,这些人身着黑衣,手拿兵器,脸色凝重,看的幕婉灵心里毛毛的。

她前脚刚踏进铁门内,忽的一只全身乌黑,铁嘴细长尖锐的怪鸟从铁门上方探出脑袋,对着幕婉灵及两只异兽呱呱乱叫,白影向它挥挥手,示意它离开,那怪鸟转了一下头,这才振翅离去。

“这是妖兽黑翼,它对气味很敏感,闻到了你们的味道就过来了,平时我们就靠它和其他一些妖兽及手段来保护这里。”白影对幕婉灵解释道。

铁门后的土地宽广无比,两人二兽走了一会,忽见前方白光闪耀,彩霞掩映,烟云缠绕,一番景色如同仙境。

“这里是?”幕婉灵看着这番美景,不禁停住脚步,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前方,白影笑道:“此地就是逝风创始之地,今后它一定会壮大,直到让蛮荒大陆都为之震撼。”

白影説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脸色兴奋扭曲,那一瞬间的表情,让幕婉灵想到了疯子,对,他这个神色就像一个疯子对自己的世界过分期望而展现的病态的激动。

不过,白影这幅表情稍纵即逝,他回头笑道:“走,我带你进去。”

幕婉灵随着白影踏入创始之地

,前方烟云缭绕,幕婉灵若不是跟着白影,恐怕都会在这里迷失。

两人又走了片刻,烟云渐渐稀薄,只见一座xiǎoxiǎo的山峰出现在两人面前,这座山峰绿荫遍布,期间姹紫嫣红,鸟兽齐鸣,一派祥和之境。

“此山是逝风老祖所居之地,但凡来此地的人都要经他过目。”白影对幕婉灵説道,幕婉灵一抬头,就看见那白影眼睛里又流露出先前那种略带病态的神色,于是问道:“老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要我吗?”

这一句话仿佛打开了白影的话夹子,白影迫不及待的开口説道:“老祖可是圣人,为人正直,心存道义,心胸宽广。当年我也是在外流浪,每日为饥寒所迫,朝不保夕,幸得老祖收留,他还教受我玄技,我才能成为今天的我,而且老祖以天下人族为重,创立逝风,便是要让蛮荒大陆先前的一切都随风而去,创造一个没有饥饿,战争的大同世界。如今逝风越发壮大,越来越多遭受不幸的人加入了我们,逝风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你进了这山便可见到老祖,老祖虽身为化神境,但毫无傲慢,对待我们如同亲人,哪能是什么木帝、白帝、古帝所能比的?”

白影一句话倒是説到了幕婉灵心坎里,想起夜辉城城主的一击,幕婉灵不禁説道:“我之前进城寻求城主帮助却被他一掌击伤,城主都是这么薄情之人,那木帝可见一斑。”

白影听了,亦是咬牙道:“夜辉城如今贫富贵贱差异巨大,城中富者日日歌舞升平,而街道上却又是乞丐遍布,无赖横行,这城主还是早日灭了的好。”

两人説话间,不知不觉来到了山脚下,这时,山中传来一个沉稳而又洪亮的男子的声音,声音雄浑,破空裂云,仿佛是从天际传来,只听那声音説道:“白影,你带谁来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